秀站网,秀执着,秀梦想,一个爱秀的地方!

自媒体资讯网

热门关键词: 
“入场券”起码10亿元 直播已成巨头的游戏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1-12
浏览热度:
#评论#
[ 导读 ]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 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 8%,这一比例甚至高于外卖用户。

与“千团大战”类似,直播行业洗牌已经到来了。

转型

界面新闻记者试图联系“在直播”团队时,才发现运营和公关团队很多人都已经离职了。“在直播”市场人员周亚珍(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在8月底时已经辞职,整个公司也从40多人的创业规模缩减到20人左右,减到不能再减。裁员时公司第一个开掉的就是公关和品牌部门。

“直播业务还在做,但公司已经转型了,想做成国内版的Tinder。”

Tinder是国外一款陌生人交友软件,用户可以根据附近人照片的第一印象来左右滑动标记“喜欢”和“不喜欢”,两个人互相喜欢后才能发起聊天。

社交化是“在直播”公司想到的转型思路,周亚珍所知道的新产品名称暂定为“划划”,简单来说就是一款依靠划头像进行交友,同时也融入了直播功能的社交软件。但目前还没有举办过任何产品发布会。

更糟糕的是,“在直播”A轮拿完真格基金的钱后,团队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新的融资消息。周亚珍说,创始人心气高,也不希望通过媒体发声吸引融资,但钱总有一天会烧完的。

直播的下半场中,转型被迫成为这家小公司艰难求生的选择。在这家公司的官网介绍中,“在直播”定位于“最火爆的真人视频直播App”,但这一定位放在数百直播平台中,毫无亮点。

根据公开资料的统计,像“在直播”这样存在困难的直播公司不在少数,有的甚至没有什么声音就消失了,比如:爱闹直播、网聚直播、趣直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熊抓直播等等。这份直播“死亡名单”还在不断加长。

国外市场也是类似。2016年10月,“直播鼻祖”Meerkat死亡,令人唏嘘不已。它曾有百万用户,走红时估值高达4000万美元,但到了今年,夹在Periscope(被推特收购)和Facebook Live之间依旧无法苟延。

Meerkat公司的合伙人Josh Elman说出了原因,“直播内容的单调性使得用户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后就开始减低了使用频率”。至少,Meerkat讲不出新故事,也捧不出高估值。没有内容的直播留不住用户。

而在国内,连估值高达70亿元的映客也曾传出危险的信号。

2016年9月,上市公司昆仑万维发布投资映客公告,无意间透露了映客的营收数据。2015年全年,作为国内最火的移动直播,映客估值高达70亿元,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未经审计)。

游戏从业者阿菜(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个数字低得吓人。“映客估计在2016年收入5000多万左右,月利润不到10万元。这种数据让后面的人怎么接盘?”他同时认为,近期,包括金沙江创投朱啸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等明星投资人都在各种场合为映客发声,表明映客最近真的开始缺钱了。

在界面新闻记者采访过程中,行业普遍的观点是,“直播行业大家都认清楚了,没有流量、钱,是玩不了了”。类似一直播这种依靠微博,不用从别的平台导流会好一些。如果什么都没有,靠自己去导客户,是不可能的。

加速洗牌

几乎没有什么行业能像直播一样在短时间内产生如此高热度。过去一年,直播被捧上神坛,重现“千团大战”时的盛况。正是如此,它被认为是继电商、社交、团购后,可以成为独立于BAT的大流量入口。而事实也证明,在直播所能带来的超大流量确实是其他形式无法比拟的。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这一比例甚至高于外卖用户。

据中国信通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联合网宿科技共同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网络直播景气指数持续上扬,以今年一季度100为基数,二季度、三季度网络直播的景气指数环比增幅分别为49%及59.06%。

“入场券”起码10亿元 直播已成巨头的游戏

组成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的四个指标——直播带宽、观众独立IP和同时在线、主播独立IP和同时在线、直播网站和应用货币化均在呈现指数级的增长。而资本还在加速涌入。

据上述报告统计,社会资本仍在加速流入,过去4个季度(2015年第四季度至2016年第三季度),直播领域的投资金额增长将近400%,而同期互联网行业只有25%的增速。

从用户使用时长上看,直播甚至具有早期电视的某种特征。观众习惯于在午后、夜间打开直播软件。安信证券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李伟表示,直播类似于以前的电视,属于陪伴式娱乐,能带来较高的用户依存度。

“入场券”起码10亿元 直播已成巨头的游戏

这种“早期电视”现象让资本相信直播有故事可讲。但资本过度涌入却让行业问题加速曝光。

首要问题是这个行业还没有诞生出高估值的公司。映客被炒到70亿元、斗鱼10亿元;国外Twitch被亚马逊收购时的价格是9.7亿美元。直播行业被认为可能并不是一个千亿级或者百亿级的市场。上层投资资本在一定热度后,必然会面临放缓的趋势。这点在第四季度后会有更明显的数字体现。

捞月狗创始人痞子狼从游戏直播切入,他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直播是个离钱非常近的行业,这点可以拿来和手游对比,直播软件是一个留存偏低的软件。如果上层资本不投,下面大大小小200多家直播肯定会死,不管它走到第几轮,除非转型另寻出路。”

无论斗鱼还是映客,现在国内没有一家直播平台敢称自己单月获利。人力成本、带宽成本和购买内容的成本都高得吓人。跑不赢当月平衡,资本不输血,公司就永远充满危机感。

“平均一场2万人在线的直播,一个月带宽成本就要50万元。”痞子狼说,直播的要求是同时在线,越高的点击量意味着越高的成本。它不比视频还可以通过异步降低高峰时访问量缩减成本。同时,签下网红、明星,邀请制作团队,对平台来讲都是开销。

这也是为什么,斗鱼要接受腾讯的投资。一是有游戏直播这种共同的诉求;第二点,也是很关键的一点是,腾讯能给斗鱼一些带宽和流量资源,这些甚至比钱更重要。

新政策也加速了这种洗牌。

相关文档: